產業新聞
科技巨頭的遊戲大戰:穀歌蘋果微軟等爭做遊戲業的Netflix
〔2019-03-26〕

谷歌2.jpg

騰訊科技訊 據外媒報導,與世界各地數千萬人一樣,《堡壘之夜》(Fortnite)遊戲讓視頻流媒體服務Netflix 的老闆裡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徹夜未眠。與其他人不同的是,他並不是通宵達旦地享受玩這款遊戲的超爽體驗,而是對這種遊戲搶奪 Netflix 用戶的魔力感到憂心忡忡。更令他夙夜憂歎的是,穀歌、微軟和蘋果等矽谷大科技公司也都開始爭做遊戲行業中的 Netflix。

Netflix是一個麻煩製造者,它帶著矽谷的發展模式闖入好萊塢,創造新的內容,發佈現有的電視節目和電影,偷走人們的眼球,支配我們的閒暇時間。

現在,哈斯廷斯擔心,Netflix 本身正在被《堡壘之夜》打亂。《堡壘之夜》是一款令人上癮的多人線上射擊遊戲,已發展成為一款社交媒體平臺,非常受歡迎。如果它的大約 2.5 億全球用戶群是一個國家,那麼它將是世界第五大國家。

今年 1 月,這位 Netflix 首席執行官在致股東的一封信中表示:“我們與《堡壘之夜》的競爭甚至比跟 HBO 電視網的競爭更激烈。與消費者選擇的所有其他螢幕時間體驗相比,我們的增長是源於我們的超棒體驗。”

如果遊戲已經在吸引 Netflix 的觀眾,哈斯廷斯可能會感到不安,因為他得知互動娛樂行業現在也在試圖竊取他的商業模式。一大批科技公司正爭先恐後地將自己定位為“遊戲行業中的 Netflix”。這些公司包括從藝電和 Rovio 旗下 Hatch 等開發商和出版商到谷歌、微軟和蘋果等矽谷大科技公司。

搶佔地盤使電子遊戲成為科技行業中最具活力和競爭最激烈的市場之一。三大洲的銀行家均表示,在未來 18 個月,隨著爭奪內容控制權的競爭愈演愈烈,遊戲行業很可能會成為並購活動的戰場。

 è°·æ­Œ3.jpg

如果《堡壘之夜》遊戲的大約 2.5 億全球用戶群是一個國家,那麼它將是世界第五大國家。

“遊戲不僅僅是一種遊戲,它更是一種新的媒體形式。” 《堡壘之夜》遊戲開發商和《Pokémon Go》遊戲開發者 Niantic 的投資者、aXiomatic 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布魯斯-斯坦(Bruce Stein)表示,“任何關注遊戲的人都必須意識到,隨著每一代人的成長,他們在遊戲上所消耗的時間變得很長。如果這些公司不把遊戲放在他們的產品組合中,他們遲早可能會遭受損失。”

遊戲市場每年的銷售額近 1400 億美元。遊戲市場是娛樂業最大的破壞者,而且遊戲市場本身也在經歷巨變。

谷歌本周發佈了一款新的雲遊戲平臺 Stadia,它的規模和雄心都很強大,承諾可以讓用戶隨時隨地玩任何遊戲。儘管一些分析人士警告稱,將於今年發佈的 Stadia 在宣佈時還缺乏遊戲內容,但視頻遊戲媒體中的一些人已經將 Stadia 與索尼在 1994 年推出的第一款 PlayStation 相提並論。亞馬遜、微軟和中國的騰訊預計都將推出自己的雲遊戲平臺,以利用它們投資的全球資料中心和網路連接服務。

在此之前,“遊戲機已死”已經被提前宣佈過很多次了。但是,在經歷了移動遊戲的巨大增長之後,許多業內人士相信,這一次遊戲機真的要死了,因為各種各樣的遊戲都可以在連接到雲服務的任何設備上直接玩。

Northzone Ventures 風投公司的技術投資者、移動遊戲公司 Dots 的前首席執行官保羅-墨菲(Paul Murphy)表示:“我們說遊戲機已死,可能在死的時機方面說錯了。但是,遊戲機死亡是遲早的事情。”

科技行業喜歡以“下一個 Uber”或“下一個穀歌”來炒作自己的最新大創意。而“遊戲行業中的 Netflix”標籤在幾個方面卻很適合未來的遊戲行業。

首先,許多玩家將使用一種類似流媒體的技術,這種技術可以讓玩家即時訪問大量的遊戲內容庫。今天,玩家有時需要等上幾個小時才能下載一個新的遊戲到他們的 PC 電腦或遊戲機上。穀歌已經承諾,只要點擊一個連結,使用者就能在 5 秒鐘內通過自己的聯網設備線上玩一款新的遊戲。

 è°·æ­Œ4.jpg

明星流媒體遊戲玩家 Ninja——他在 YouTube 上玩《堡壘之夜》賺了數百萬美元——和知名 DJ 棉花糖(Marshmello)——他在《堡壘之夜》遊戲裡開演唱會。

其次,許多科技行業的平臺公司都夢想建立這樣一個像 Netflix 那樣的龐大而忠誠的訂戶基礎。Netflix 現在成為了一家規模空前的全球媒體公司。

隨著 iPhone 銷量增速放緩,訂閱服務已成為蘋果的一個特別優先考慮的事項。據說,蘋果正準備推出一項新的服務來吸引遊戲開發商,這項新的服務將與其在視頻和新聞領域的新服務並駕齊驅。

為了吸引玩家的注意力,所有參與《堡壘之夜》的公司都希望成為他們觀眾的首選娛樂形式,這種娛樂形式已比電影或音樂更有利可圖。“遊戲的未來是一場爭取與終端使用者建立直接關係的競爭。”總部位於布里奇頓的遊戲工作室 Electric Square 的遊戲總監尼古拉斯-洛弗爾(Nicholas Lovell)表示。

直到最近,矽谷才意識到這種關係的重要性。蘋果和穀歌通過 iPhone 和 Android 設備的應用商店主導了移動遊戲的分銷,這幾乎是很偶然的事情,因為視頻遊戲很快成為最流行、最有利可圖的移動應用形式。

科技投資者 Atomico 的風投合夥人、遊戲工作室 eRepublik Labs 的首席執行官亞曆克西斯-邦特(Alexis Bonte)表示:“這是一個與 5 年前和 10 年前非常不同的市場。它要大得多。我們談論的是一個 1400 億美元的市場,這意味著它以不同的方式吸引了新的玩家的注意力。”

一年前首次在移動設備上推出的《堡壘之夜》等遊戲取得的巨大成功,迫使科技平臺意識到,在智慧手機時代,遊戲人口已經變得非常龐大。

“人們再也不會稱自己為‘遊戲玩家’了。”英國遊戲開發商兼發行商 Bossa Studios 的聯合創始人蘿勃塔-盧卡(RobertaLucca)表示:“你也不能稱自己為‘觀看電視者’。遊戲太普遍了。”

遊戲曾經被認為是孩子和書呆子才會玩的東西。但 20 世紀 80 年代出生的這一代人從未脫離離開過遊戲——現在他們撫養自己孩子的原則是遊戲是與書籍、音樂和電影並駕齊驅的東西。

總部位於倫敦的初創公司 Improbable 的首席執行官赫爾曼-納魯拉(Herman Narula)表示:“我甚至可以說,(遊戲)是目前我們文化中最重要的東西。”該公司開發模擬技術,在遊戲和其他應用程式中創建“虛擬世界”。“這將改變我們賺錢的方式,改變我們之間的關係,形成我們最重要的關係。”

據幾位知情人士透露,這就是為什麼蘋果花了幾個月時間向開發商慷慨提供數百萬美元預付款,以確保它的一項計畫中的遊戲訂閱服務擁有獨家的遊戲內容。這項服務可能在今年推出。(蘋果拒絕置評。)。

在一定程度上,穀歌推出 Stadia 遊戲流媒體服務是因為它認識到了人們玩遊戲的視頻對 YouTube 的發展有多麼重要。如果穀歌不發展遊戲,那麼亞馬遜在 2014 年收購的視頻平臺 Twitch 可能會搶走 YouTube 的觀眾。

 è°·æ­Œ5.webp.jpg

由動視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製作的傳統射擊遊戲《使命召喚》(Call of Duty)是一款特許經營的遊戲,其銷售額已超過 170 億美元。

雖然谷歌可以利用它在雲計算領域的巨大領先優勢,但它只宣佈了幾款在 Stadia 遊戲流媒體服務推出時可玩的遊戲。與電影和音樂一樣,遊戲仍然是一項受歡迎的業務。許多人只玩最受歡迎的遊戲,因為在那裡他們可以與他們的朋友一起在網上戰鬥,如《堡壘之夜》和藝電的快速發展的遊戲《Apex 英雄》(Apex Legends)。像這樣的免費遊戲為它們的創造者創造了贏家通吃的局面。

但是,隨著遊戲概念的變化,猜測哪些遊戲將成為下一個《堡壘之夜》將變得越來越困難。

乍一看,《堡壘之夜》看起來可能只是另一個線上射擊遊戲——100 名玩家在一個島嶼上開始戰鬥,直到只有一個獲勝者倖存下來。但傳統射擊遊戲,如動視暴雪的《使命召喚》系列遊戲——其銷售額已超過 170 億美元——往往不會在遊戲中舉辦舞會。

上個月當知名 DJ 棉花糖在《堡壘之夜》裡舉行演唱會時,大約有 1070 萬人登錄遊戲去觀看,還有更多的人在 Twitch 和 YouTube 上觀看。

除了創建一個供朋友們呆在一起玩的地方(當他們不想在遊戲中互相殘殺的時候),《堡壘之夜》還在遊戲玩家的腦海中形成了一個印象,即他們可以在任何設備上玩同樣的遊戲——無論是遊戲機、PC 電腦、智慧手機還是平板電腦。

多年來,索尼就認識到,建立一個巨大的內部遊戲工作室可能會帶來巨大的經濟回報。該工作室創造了 2018 年最大的兩部熱門遊戲《戰神》(God of War)和《蜘蛛俠》(Spider-Man)。

微軟也在積極效仿。它在全球範圍內收購了一系列中等規模的遊戲工作室。2018 年,微軟進行了 17 次收購,其中 7 次與遊戲有關,目的是擴大其 Xbox 遊戲機上的遊戲內容。

 è°·æ­Œ6.webp.jpg

新的 Stadia 控制器將能使遊戲玩家直接將遊戲畫面發送到 Youtube 網站。

Astris Advisory 諮詢公司的分析師大衛-吉布森(David Gibson)說,規模達數十億美元的遊戲工作室收購活動可能會增加。他說:“現在的情況是,有很多有雄厚財力的大型流媒體服務公司,都在說自己非常需要遊戲內容,並希望收購遊戲工作室。”

這就是為什麼大型科技公司的到來讓任天堂等公司和整個遊戲行業感到既緊張又興奮的原因之一。

Wonder 公司的創始人安迪-克萊因曼(Andy Kleinman)表示:“我們看到,隨著這項技術的發展,遊戲行業變得越來越分散。”Wonder 是一家初創企業,正在開發一種可適用於不同設備的遊戲平臺。

他表示,這種情況對開發者來說可能有利可圖,但“對用戶來說可能很糟糕”,因為他們需要面對太多的應用、登錄和訂閱。“專注於構建遊戲的公司應該開發遊戲,專注於構建平臺的公司應該構建平臺。”

正如 Netflix、蘋果和亞馬遜的到來推高了好萊塢頂尖人才的價格一樣,在短期內,隨著科技公司爭奪遊戲內容,遊戲開發商可能會看到一筆意外之財。但遊戲工作室 Electric Square 的遊戲總監洛弗爾警告稱,遊戲開發商應該記住,在收購了好萊塢的影視節目後,Netflix 變成了影視公司的最大競爭對手。

他說:“遊戲開發者喜歡‘遊戲行業中的 Netflix’的提法以及一種新的獲得報酬的方式。我擔心他們中的許多人沒有意識到與他們正在與魔鬼做交易。”

文章資訊來自於騰訊科技,不代表白鯨出海官方立場,內容僅供網友參考學習。對於因本網站內容所引起的糾紛、損失等,白鯨出海均不承擔侵權行為的連帶責任。

 

Source: http://www.baijingapp.com/article/22120